配资帝国谈配资炒股能手"杨百万"股市配资生存哲学!

配资帝国谈配资炒股能手"杨百万"股市生存哲学!在股市中最富于传奇色彩的人物莫过于“杨百万”!人们都记不得“杨百万”的名字,但流传着他从收购国库券起家,趁上海刚开放证券市场之际,甘冒风险大显身手,以几万元炒股到获利百万元。

新闻界冠以炒股能手“杨百万”,由此吸引成千上万奔赴股市的新股民以期分享盈利的欢乐。

但李嘉诚、他毕竟凤毛麟角,十人炒股一赚二平七赔。

无数股民或被套或斩仓认赔退场,人们不竟怀疑,他果真炒股那么神吗?细细琢磨,他确实炒股有招。

在中国城乡居民存款总额中,农民兄弟占了相当于的多数。

可是在已经进入21世纪的今天,他们中却很少有人思考过,怎么最合理地使用自己手中的闲钱,怎样当个农民金融家。

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仍在年复一年、世世代代地过着

"盖房子--娶妻子--生儿子--盖房子--娶妻子--生儿子"的贫困生活。

而中国的工人、知识分子中的不少人则已经开始明白了,钱能生钱,钱能生息。

他们已经开始在思考:怎样最科学合理地指挥手中这支"大军"--余钱了,或存银行,或买债券,或买国库券,或买股票。

不过说实在的,他们大多也都处于初醒阶段。

据笔者对20多个省市所进行的观察调查,深圳、上海、温州、珠海、顺德、广州的居民较快地具备了较高的金融意识,而其中的佼佼者,有的简直比北京大学、复旦大学毕业的金融研究生、教师还高明。

他们中的一个典型代表,就是赫赫有名的平民金融家“杨百万”,他的真名叫杨怀定.......

1993年7月的一天,一见到复旦大学学生会贴出的邀请他讲学的海报,我就兴冲冲地赶去参加。

一进济济一堂的教室,同学们便轰地笑开了,全场齐声鼓起掌来--因为看到自己的老师亦来拜他为师了。

他,40多岁,胖胖的身材,说一口带上海口音的清晰的普通话。

他的演讲生动、精彩,充满着哲理与智慧的火花--两个多小时中,无一人离场。

会后,同学们介绍我和他见了面,他谦虚地说:"侬是正宗的教授,向侬学习。"

从此,我们就认识了,多次来往,电话不断。

杨怀定(外号“杨百万”)是"文化大革命"以前的初中毕业生,曾在上海铁合金厂当过工人,后来又当了仓库保管员。

当时由于生省事不富裕,他就和妻子悄悄地干起了第二职业,妻子承包了浙江上虞一家乡镇企业的销售业务,他自己也在业余干点推销活儿。

由于第二职业收入不错,慢慢竟有了2.9万元余款,这在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,可是个不小的数字,于是老杨便出手大方起来,有时也买上几条外烟请厂里的工友们抽抽。

不料这一来,却引起了工厂保卫科的注意。

有一次由于他管的仓库被盗,人家怀疑他监守自盗,公安局竟突然请他"谈话",他惊呆了。

6天后,事情查清了,是别人干的,可这事却深深地刺激、伤害了自尊心很强的他。

他想:我对工厂这么负责、热爱、到头来却不信任我。

士为知已者死,不相信我,我就走!在提出辞职时,他定的第一篇经济论文《用活奖金、促进生产》在行业报刊上被发表,厂里这时才发现他是块"材料",遂百般挽留,但为时已晚。

就这样,在人们一个心眼往国营大工厂钻的20世纪80年代后期,他却横下一条心,辞职了。

这一天是1998年4月21日。

"置于死地而后生"--没退路了,怎么办?干个体户,他想过,但却又不甘心。

他想读书想学习,"文化大革命"十年使他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,他多么想挣一笔钱,第一,将他从40岁辞职到60岁退休这20年的工资挣回来;第二,将他60岁退休到以后和妻子度晚年、照顾儿子的钱挣回来;第三,将他读大学、买书的钱挣回来。

但干个体户,能挣回来吗?他不敢相信。

于是,他钻进了最有名的上海图书馆,去年报纸,看看报上有什么致富信息。

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,他的2万余元也在一天天地减少--毕竟是坐吃山空啊!但他还是坚持天天去看报、学习。

突然有一天,他眼前一亮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李贵鲜的一个讲话赫然映入眼帘:经国务院批准,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地内的公民可以自由买卖国库券--国库券可以由死钱变活钱了,可以流通了!他立即想到了很多很多......

在南京路邮局买下了当天的《人民日报》之后,他又兴冲冲地跑到上海一家大银行的金融研究所,一们西装笔挺、戴眼镜的研究员接待了他。

当他问他"什么时候真正可以买卖国库券"时,研究员怔住了,"不行!买卖国库券是非法的!"

他笑了,心想:"别看您西装革履的,却原来是位不读书不看报的。

环球策略
赛岳恒配资
领航配资